风中的路亚

  风中的路亚

  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,海风不停地吹起少年的衣角。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,那个矶尖,瞄了很久了,风太大,总也抛不到,但那如爆竹般的炸响声就是那里传过来的,再抬头看时,风浪中,依稀有圆型波纹慢慢荡开。 路亚钓鱼,少年学了两年了,偶尔也在淡水中获过鱼,也路到过鲈鱼,但还未曾路到过像样的鱼。这次初学钓海鲈,两天了,还未能有丝毫收获。 少年食指将线勾住,慢慢打开线环,风越来越紧,杆在风中已成微弧型,发出嘶嘶的破风声,时面尖细,时面低沉。线端上四十克的铅头钩也不在下垂,软虫在风中摇着透人的尾巴。 远处一只海欧飞了过来,在上空中盘旋着,过了一会儿,便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堆乱石旁,时刻盯着水面的动静。 风带来一阵凉意,少年把衣服往上拉了拉,握杆的手不知如何竟冒出了汗,有点滑,少年把手在身上蹭了一下,缓缓闭上眼,心中默默祈祷耳中的鸣叫声小下去。 回吧,这么大的风,我们用虾都钓不到鱼,你那塑料玩意儿更不行了。一位老年钓者收杆路过,好心劝道,我走了,还剩些虾,你要是不回,就拿去用吧。谢谢!不用,我马上就回了。少年对钓者感激的微微一笑。 软饵突然垂了下了,耳朵中的鸣叫声也嘎然而止——风在一瞬间停了下来,少年挥杆至背后,对着时隐时现的那个石头用尽全力抛了出去,饵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,快要入水时,少年将杆轻轻一带,饵便悄然无声地落入了矶尖旁边的水中。 终于抛到了。 少年快速将线稍稍带紧,心中默数一,二,三,……在数到八的时候,钓线一松,到底了。风声又起,但已无所谓了。 这是最后一杆。少年心说。白欧呼啦啦飞起,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又落回原地。 少年把杆稍往上轻轻一抖,又快速收了两圈线,再一抽,又停。他并不着急,终于抛到地方,最后一杆了,本已不再奢望能中什么鱼,只慢慢感受水底的一切变化罢了。 饵像是顷刻间重获了生命,在水底时而爬行,时而跳跃,激起点点泥烟,并将信号清晰地传递给少年。饵被绊了一下,少年轻轻一挑,过了。跳过了一个石头,爬过了一个小沟,又一个石头,再收,饵又被绊了一下,少年一边操作着假饵,一边心里默念着。 枯枝?,轻挑,未动,再稍用力,仍未动。挂了。可这里面哪来的枯枝呢?寻思间,少年本能地将杆用力一抽,突然,一股大力猛得将杆稍拉了下来,线轮发出嘶嘶怪叫,线在一瞬间疯狂外泄————中鱼了! 白欧突然起身扑向水中,叼起一条小鱼又飞快腾空而去。 已走远了老者隐约听到一声长哮,但他未曾看见,一个泪流满面的少年,和他怀中那条三十多斤的大鱼。 远远地传来几声海鸥的鸣叫,层层海浪涌了上来,风又大了。

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路亚,转载请注明出处:风中的路亚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